水务部门也准备好了充分的应急措施

2021-02-08 05:47

市自来水集团早在2009年就在丹江口水库现场建设了水质试验基地,就坐落在丹江口水库岸边不远处的小山的半山腰上,这座“迷你水厂”里,可以实现30多种工艺处理方案的不同组合,寻找出最适合北京各大水厂的个性化方案,确保首都供水管网里流淌的清水总是市民熟悉的“北京口味”。

据南水北调设计院院长石维新介绍,南水北调共东、西和中三条线,北京处于中线的末端,全长1267公里。

市水务局表示,由于受管线的更新要逐步进行等诸多因素的影响,南水进京后可能会在个别点、个别区域发生“水黄”现象,管网会有3—6个月的适应期。

明年底,甘甜的丹江水将和汉江水汇合后一路北上,通过1267公里的管道进京,届时将缓解京城用水紧张的局面。并且,“南水”将连闯三关,变成“京味儿”流入居民家。

二是在永定河大宁调压池设立第二道防线,如果发现水质异常,将关闭闸口,将水放入永定河,避免污水进城。

干渠采用地铁盾构机,内层盾构瓦片、外面涂防水层,之后再浇筑一层钢筋混凝土。工艺比地铁更复杂,每根管道直径4.2米,厚50公分

每年10亿立方米的水量源源不断进入北京后,还有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反哺京城最大的地表饮用水源

长江水跑进北京将是什么味儿?咱们喝的水都从哪里来?污水如何变身清流润绿地?“水博士”开讲啦!今起,本报将由“水博士”为您一一揭秘北京水世界。

每年输往北京的将达10.5亿立方米,按照2000年以来密云水库的平均蓄水量,这相当于每年送给京城一个密云水库。

南水从拒马河进京,穿过32条河流、21处公路铁路、穿过房山的西甘池、崇青山丘等一系列复杂地形地貌,然后才能进入团城湖调蓄池内。然后再通过支线输送到中心城区6座水厂。

为了避免“水土不服”的发生,技术人员干脆把北京的管网运到了丹江口,在迷你水厂里的供水管线中,竟然还包括取自翠微西里、马甸南里、门头沟、央视新址等北京当地地下管网中的管线。

如果发生“水黄”,市民也不必担心,“只要放水一段时间,水黄自然就消失了。”一方面市自来水集团将统一打开管网中的消火栓,统一放水;另一方面,居民家中也可以打开水龙头,自行放水。放水期间,或将减免部分水费。水务部门也准备了应急措施,包括应急供水车等。

三是在团城湖设置水质监测系统,这个时候,水指标任何一点小小的超标,都不可能进入供水管网,而是排入河湖中去。

一是在进北京前的30公里拒马河惠南庄泵站处设立“前哨战”进行水质监测,如果发现水质有问题不能流入北京,将通过退水口“退还”南水。

80公里干线为pcct管道,中文名为预应力钢桶混凝土管,全线共两排,每根管道直径为4米,厚度40公分,共使用2.2万根,每根长5米,重76吨

除了北京和天津外,南水北调沿线基本上采用明渠输水。保障明渠水质安全有三招:一是基本都选择通过人少的城市上游地区,避免污水排入渠道;二是如果通过铁路时,采用全封闭管涵;三是所有明渠两边都将设置50至200米宽的绿化隔离带以及封闭围网,防止人为破坏。

如果团城湖装不下了,本市已经在京密引水渠处安装了9处泵站,将水向上一直“打入”密云水库。

同时,记者从水务部门了解到,南水进京后,很小一部分目前仍使用老旧管道的居民家中可能会出现水黄的情况,水务部门也准备好了充分的应急措施,这部分居民水黄期间的水费或将得到减免。